河北20选5奖金多少 - 修真小说 - 苍穹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一二二三章 天龙城(三)

河北20选5尾数:第一二二三章 天龙城(三)

        归流王今日只做便服打扮,甚至连衣服也十分朴素,并且容貌也做了一定的修饰,不是跟他十分熟悉的人,一眼都认不出来。

        他真的陪着宋征一家三口走遍了天龙城的大街小巷。他带着两小不但尝遍了街边小吃,也吃遍了各大酒楼。

        两个小家伙很开心,宋征也很满意。

        傍晚的时候,他们从一座三层木楼中离开,这座“万水楼”乃是天龙城内烹饪魔鱼药膳最著名的一家,他们走后一旁的街道上转出几个女子,她们戴着面纱,死死地盯着宋征的背影。

        花天女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在天龙城内见到了宋征。

        她现在的处境其实已经很好了。王城巡游未能全胜之后,她和乔本节在前往天龙城的路上分手,花天女来到天龙城的时候,已经没有乔本节的帮扶和庇护,但是她的名声仍旧很高,在天龙城中站稳了脚跟之后,很快就攀附上了几个靠山。

        因为这几个靠山的存在,她也没有遭遇什么难堪的事情。而乔本节再次返回百战城之后就要无音讯,之前两人商定的“分成”,自然全都归了花天女。

        可是现在的局面和她曾经预料的仍旧相差甚远,她仍旧需要在那些靠山面前卑颜屈膝,卖笑求生。

        而这一切的根由,便是宋征支持明鸳鸳将她击败。

        她本来以为这一生不会再和宋征有什么牵扯,却没想到宋征竟然来到了天龙城。一种叫做报复的念头,好像野草一样在心中疯狂的生长起来,根本不可遏制。

        花天女不动声色的跟上去,知道了宋征的住址。而后她回到了自己的“天女阁”暗中思忖起来。

        她知道宋征现在是凶名赫赫的决皇者,这样的人物按说已经不是她一个烟花女子能够企及得了,更别说使用什么手段去报复对方。

        可是花天女还是不甘心。她冥思苦想能有什么办法撼动这样一位大人物,忽然她注意到了一点,仔细的回忆了起来:今天陪在宋征身边的那个人,似乎有些眼熟。

        以宋征现在的身份,能够这样近乎平等的和他站在一起并肩而行,此人在天龙城内,必定也非同小可。

        那么重点也就是城内那些真正的大人物。

        猛然间花天女灵光一现,露出了一个狐狸一般的笑容:“原来是你啊,难怪你还要装扮一下,掩去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既然是他,那么这件事情反而好办了。

        第二天整个天龙城就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决皇者宋征已经秘密抵达天龙城,据说和城内一位王爷关系密切!

        天龙城上下哗然,宋征在永安城做的事情,实在是“招人恨”。每一次皇位的更迭,都会导致一场权力的巨大动荡。那些今日高高在上的家族,很可能因为真皇的变化而跌落尘泥,伤筋动骨然后蛰伏几百年。

        所以宋征的出现,让这些权贵们分外紧张。同时也在疯狂的暗中调查,究竟是谁和宋征“勾结”!

        宋征这边毫无感觉,那些家伙也只敢暗中对他咬牙切齿,没有一个人敢明确的站在他的对立面。

        倒是归流王暴跳如雷。他虽然天不怕地不怕这个时候却要考虑巨大的影响,也不敢随意来找宋征了。

        天龙城中的几位重要实权人物都秘密进宫和真皇商议,各种建议弄得真皇也有些不胜其烦。他知道传言中的那位王爷,就是自己那没心没肺的亲弟弟——归流王在发现宋征之后就暗中报告了,真皇比所有外人知道这个消息更早。

        他又不能明说,一旦点明了,自己那倒霉的弟弟,一定会被攻讦,依着他的性子怕是要闹出事来。

        真皇想要把这件事情低调处理,但是接下来连三天内,流言却是愈演愈烈,各种捕风捉影的消息满天乱飞,城内人心惶惶。

        到了第四天,归流王终于被爆了出来,天龙城的权贵们差点炸了。

        在之前真皇对于归流王的信任,已经让权贵们十分不安了,别的不说,将整个城卫军交给归流王,等于将真皇的安危都交到了归流王的手中,现在归流王和决皇者“勾结”,他想要干什么还看不明白吗?

        归流王其实是最郁闷的一个,今天这个消息穿出来的时候,已经有六个部下兴致勃勃的跑到他的王府里向他表示:不论王爷做什么,誓死追随王爷!

        这些脑后生了反骨的家伙们,已经很不得架起他往皇宫冲去,一边冲一遍喊叫着:“杀皇帝、改朝换代”了。

        每来一个人归流王都会气愤的摔碎一只茶杯。

        归流王也有些心累,他大哥从小就让着他,什么事情都不跟他争,他长大之后对大哥的爱戴和敬意反而格外深重。

        要说他对那个位置没有一点觊觎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这种念头只要在脑海中稍稍冒出来就会被他压下去,并且感觉到十分愧疚。

        他为了帮助大哥,故意收拢了很多心怀反意的人,将这些人带在自己身边反而便于监视他们。

        现在却有些作茧自缚了。

        “查!”归流王恼怒不已,下达了命令:“给我查出来,是什么人在散布这种消息!”事情到了这一步,归流王也不是傻子,非??隙ㄗ约罕蝗艘趿?。流言从从一开始,目标应该就是自己。

        而宋征所住的客栈外面,已经布满了各家各户、各个衙门的眼线。原本冷冷清清的小巷子里,忽然来了数量多的不可思议的小商小贩,乞丐流浪儿,吆喝声热热闹闹,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没有丝毫异常。

        宋征从院子里朝外扔了一只茶杯,啪一声摔碎,喧闹的巷子中瞬间鸦雀无声!

        所有的人警惕的盯着彼此,然后又一起看向了客栈的院子。里面却传来了宋征开怀的大笑声。

        所有的秘谍眼线顿时老脸一红,人家早就看穿了。

        可是上面交代的任务不能不完成,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仍旧在外面应付着。

        宋征倒是无所谓,可是两小受不了了,宋小天鼓着小腮帮抱怨:“一大早的那么多的吆喝声,吵的人家没睡好?!?

        宋小圣则是更加愤怒:“这些人丝毫也不敬业。他们既然伪装成了小商小贩,至少要弄写好吃食来卖。你看看我早上出去买的,都是什么玩意儿?这包子咬一口跟木头渣滓一样!可恶!”

        他却不知道,他一大早溜出去,跟那个小贩买什么包子,差点把伪装地小贩吓得尿了裤子。

        “爹,这里不好玩,咱们走吧?!彼涡√炖鸥盖椎氖忠』巫?,开始使出撒娇大法。

        宋征想了想,反正在天龙城也没什么事情,那就走吧。至于说散布流言的那些人,宋征到也不怎么在意,反正有归流王在,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

        “好,那咱们收拾收拾,准备离开天龙城吧?!?

        他正准备走,外面的街道上却传来了一阵喧哗的声音,两小好奇一起出去看热闹——他们一起露面,又让外面的小商小贩们暗中一阵鸡飞狗跳,飞快的传递消息——不一会宋小圣回来了,兴奋道:“爹,是城卫军,他们往天女阁去了!”

        秋长天心中一动:“天女阁?是花天女?”

        城卫军是归流王的手下,看来是找到幕后黑手了。不过宋征都已经忘记了花天女这个人了,没想到这样一个烟花女子,竟然折腾出了这么大的阵仗。

        他摇了摇头:“当真是不知死活?!?

        你是什么身份?胆敢暗算一位王爷一位决皇者?脑子好好地长在脖子上不好吗,一定要想办法找人砍下来?

        “走,咱们去看看?!?

        宋征牵着一双儿女,带着大家一起去看热闹。他们这一出动,整个小巷子里的眼线们叫苦连天。

        城卫军来的气势汹汹,宋征他们正好赶上了最热闹的时候。

        天女阁虽然打着高端的名号,但毕竟还是一座青楼。自古以来这种地方都是是非最多的,而栖身于此处的那些女子们,出淤泥而不染的少,厚颜泼辣得多,见到城卫军冲进来,顿时和他们撕扯起来,哭闹声喊冤声震天响。

        城卫军第一批冲进去的都是普通的命魂战士,着实被弄得有些狼狈,直到后来一位古神层次释放气势,震住了周围,才将花天女带了出来。

        花天女一身清冷,的确有着名媛的气质。她不卑不亢,淡淡瞥了城卫军众人一样,慷慨而行。

        那古神竟然一时间忘记了下令给她带上枷锁。

        花天女在人群中之中看到了宋征,眼中顿时涌上一片怨毒,她停下来定定的看着宋征,忽然对周围围观的民众大喊道:“他就是决皇者宋征,他是来颠覆我们天龙城的!城卫军和他勾结,不去捉拿决皇者,保卫真皇,反而来迫害我这等弱女子,苍天无眼!”

        宋征暗道挟持民意?果然是靠着察言观色讨生活的职业人。

        周围传来一阵骚动,不过宋征却不为所动。因为他很清楚,花天女虽然狡猾,但是她今日必定不能得逞。

        果然,那些民众不但没有像花天女期望的那样冲向宋征咒骂攻击,引发混乱,反而带着恐惧的纷纷后退,宋征周围空出了好大一块空白地带。

        无他,宋大人现在的凶名太盛,谁敢冲上来?

        那位古神乃是城卫军的一位副统领,位高权重也算是归流王的心腹之一,他像其他人一样,暗中认为宋征是来帮助归流王“篡位”的。这样的大人物,又是殿下“计划”中的关键,他立刻躬身上前:“先生,您也在呢。这贱人应该如何处置,还请先生明示?!?

        宋征笑道:“王爷说怎么处置,你便怎么处置。这天下总少不了这种自作聪明,实际上却是自寻死路的人啊?!?

        古神想了一下,深以为然,点点头道:“那末将先带这些罪犯回去复命了?!?

        “将军请便?!?

        这一次,古神没什么客气的,上去一个耳光将花天女抽倒在地,喝道:“上枷锁!”

        “是!”两名手下厉喝一声冲了上去,将一副沉重的枷锁给花天女扣上了,她整个人被压得直不起腰来。尽管看上去楚楚可怜,但她毕竟不像明鸳鸳修炼了魔功,周围的民众虽然觉得可怜,但是也仅限于同情,没有人敢为了她冲上来,花天女被顺利地带走。

        宋征拍拍手:“走吧,没什么热闹看了?!?

        周围的人等着他充满了愤怒,但更多的是敢怒不敢言。

        一家人溜溜达达的走了,宋小圣一路上十分兴奋,终于忍不住对宋征说道:“父亲大人,当坏人的感觉很不错吧?我们入魔吧,成为一位顶天立地的大魔头……哎哟!”

        还还没说完,就挨了姐姐一击。

        宋征哈哈大笑,挥手说道:“黄善你和赵蟒回去,把行李拿出来,把房钱结清,咱们走吧?!?

        花天女自以为是的大阴谋,就这样破灭了。她所谓的复仇,从根源上就不成立,所谓的计划也像是日光下的水泡,看上去如同彩虹一般的美丽,实际上轻轻一戳就破碎了。

        宋征走出这条街道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个人,躬身道:“先生,陛下想见见您,请赏脸?!?

        这是个太监,声音尖细,颌下无须。

        宋征点点头:“带路?!?br />
河北20选5奖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