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20选5奖金多少 - 修真小说 - 彼岸七绝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花柳街

l河北20选5开奖结果查询:第十三章 花柳街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我是至尊、龙王传说、一念永恒、圣墟、修真聊天群、超级神基因、我真是大明星、汉乡、剑来、圣武星辰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墨子羽依然漂浮在一片混沌之中,身上开始能够感受到细微的触感了,墨子羽试着不停的去想象灵力在身体里运转的情况,然后想象的去运行它??蠢凑飧龇ㄗ踊故怯械阈Ч?,墨子羽心里感到一阵愉悦,只要顺着这个方式下去,就可以从毒蝇伞的幻境中出来了。而外面,林幽兰用自己的灵力探测着墨子羽体内的毒,从口鼻吸入,先是大脑和嗅觉听觉失去了,接着再是触觉。林幽兰皱了皱眉,神情复杂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墨子羽,不是她自己,那是什么?林幽兰探测墨子羽的体内时发现,不是墨子羽自己的灵术?;ち怂庠舛居「畹亩竞?,而是来自一个完全不属于她的灵力所制造的灵术,这个灵术看似结构简单,实则确实一个难以下手的防卫式灵术,墨子羽的体内蕴含着另外一个人的灵力,这个灵力很温和,但却很浓郁。林幽兰不禁对墨子羽多了些许的关注,眼前这个女孩,看来还真是那种大家族出身,前程无忧的千金啊。林幽兰脑海忽然回放了一些画面,她面色开始凝重起来,“等一切结束,绝不会再让你留在七绝。墨家千金,好好珍惜你这短暂的七绝弟子头衔吧?!彼低?,愤然离去。

        红日开始没入山头,火红的余晖印染了大半的天空。礼堂里,墨子羽的灵力包裹着她,温和却又有一丝强劲,灵力分为两股,两股灵力相向运行,部分灵力碰撞在一起呈现出淡红色。墨子羽在混沌中开始看到些许的颜色,身体开始感受到冰凉,体内灵力让墨子羽感到燥热,看来,这个方法还是不行,这样下去,使用灵力有什么情况发生,自己完全感知不到。轻的会大量散失灵力,重的就会因为灵力使用不当,导致五脏衰竭,经脉破损,变成一个半死之人。墨子羽想到这里,感到身上更冷了,那种浑浑噩噩,她可不想体验。墨子羽开始试着收回灵力的治疗,转而使用内疗法,试着让灵力在体内加速流动,在体内使用一种治愈灵术来消除毒素。墨子羽的额头满是汗珠,眉头紧锁,眼睛周围乌青,嘴唇干裂苍白??斓惆?,快点,在这样下去,我的身体怕是真的要完了。

        太阳已然完全落下,天上高高挂着一个淡黄色的月牙,周围几个星星点缀,使夜色更加迷人。欧阳灵犀一行人走在东湘最为繁华的街市上,花柳街,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满大街花花绿绿的,花楼更是喧哗,不停的有姑娘的手绢落到欧阳灵犀和舞殇的身上,“小兄弟,一路上辛苦吧,要不要姐姐陪你排解排解???”一个大胆的女人一下挽着欧阳灵犀的手臂,不停的将欧阳灵犀的手臂扯到自己的胸上蹭,“不好意思,能放开我吗?”欧阳灵犀有些难为情,这种情况他从未遇到过,不知该直接撒手,还是该好言相商?!安宦?,小兄弟不陪姐姐,姐姐还就不撒手了?!备门油耆还思芭费袅橄车木狡?,不停地想要把欧阳灵犀拉向自己所在的花楼。

        ‘砰’的一声,缠在欧阳灵犀身上的女人一下子倒向旁边的水果摊,把水果尽数砸烂,掉落在地上,“怎么搞的,能不能长点眼神,好好看路???”水果摊老板怒口骂道,“非常抱歉,这些钱应该够了?!迸费袅橄⑽⒕瞎?,随即掏出一卷银票递给水果摊老板,“行行行,走吧走吧?!彼习蹇戳丝辞?,挥挥手失意欧阳灵犀等人可以走了。欧阳灵犀也向着被舞慧搀扶起身的女人欠了欠身,“抱歉?!北愦蟛嚼肴?。

        “今天是万花会,难怪花柳街这么热闹?!蔽栝湟辉咎费袅橄奈苑?,欧阳灵犀从茶盘中拿出一个空茶杯,默默地倒上一杯茶递给舞殇,“是那种花楼选花魁的节目吧?!蔽栝涓蘸攘艘豢诓?,听到欧阳灵犀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话时,差点每一口水呛死,“咳咳,原来你也是,咳咳,懂这些的啊,咳,还以为你真是一个木头呢?!蔽栝渌低?,继续饶有兴致的透过窗户看着楼下的花车上那些卖弄风骚的女人?!爸朗侵?,但吃饭场景确实第一次见到?!迸费袅橄行┎蛔栽诘目戳宋栝湟谎?,继续低着头喝着他的茶,看着那本《天火雷光》沉思着。

        舞殇向着楼下的花车招了招手,花车上一个穿着比其他女人更加暴露的妖艳的女子向着舞殇抛起了媚眼,“哦,赞,真心不错啊,灵犀你看看,那腰肢,那臀,啧啧啧。不愧是乃人间四大极乐之一的花柳街?!迸费袅橄?,稍稍抬起头,看向楼下的花车,花车行驶非常慢,如同蜗牛一般,放眼望去,后面还有好几辆花车,看着花车上不一的牌匾,怕是这条街上所有的花楼都出动了。对于花车上的女子,让欧阳灵犀不太敢睁眼看着,穿着过于暴露,甚至有的身上就跟没穿一样,几个小饰品,刚好够遮住该遮住的地方,在披上一个薄纱,若影若现,引人遐想。是个正常男儿都会有点反应,欧阳灵犀也一样,虽然面不改色,但内心却是万马奔腾。欧阳灵息赶忙收回视线,拿起桌上的《天火雷光》走出房间。

        “诶~怎么搞的,就这么自己出啦?”舞殇不解的看着欧阳灵犀离去的方向,也不多想,继续看着楼下的花车,还不住的打着响指跟花车上的女子互动,“灵息这个房间的位置好啊,离得不近不远,刚刚好?!蔽栝浒雅费袅橄莺玫囊缓韬鹊母筛删痪坏?,又拉了拉旁边的绳子,唤了小二添了一些吃食,和一壶酒,便又开始他之前的“工作”。旁边房间的舞慧鄙夷的看着楼下的一辆辆花车,舞殇那个家伙,现在八成就在窗户旁色眯眯的看着,然后还饶有兴趣的跟这些女子眉来眼去的。舞慧重重的关上窗户,可外面那些声音依旧连绵不绝的传到舞慧的耳中,“玩玩玩,玩不死你们,这群死男人,祝你们哪天幸福死在温柔乡?!蔽杌鄯叻叩乃档?,真搞不懂这些男的,一天到晚追着这些跟好几个男的睡过的女人,有什么意思,这么喜欢品尝每个人都吃过的?男人还真是一群作践的东西,当然啦,欧阳灵犀就不是啦,像他那样洁身自好的男子,可不是你们这些风花雪月的女人能够随便沾染的,舞慧一想到晚上走在花柳街时,一个女子死死的抱住欧阳灵犀的画面,心里便不由得一阵火?!耙蝗憾裥牡募??!?

        墨雨辉走上客栈的屋檐,便看见了盘坐在屋檐上的欧阳灵犀,这么晚了,在打坐冥想吗?可怎么跑到屋顶上来了?欧阳灵犀感觉到身后有灵力波动,‘咻!’一张折纸从墨雨辉耳旁擦过,顺带划断她的一小缕秀发,“你的能力,似乎跟你的阶级不太对应?!蹦昊悦嗣?,那股冰冷是切实感受到的,可是,武器却只是一张折纸。他竟然可以做到将灵力附着在普通物件上加以使用,这可不是一个很容易学会的招式,属于顶级运灵术。欧阳灵犀听出了墨雨辉的声音,“抱歉,刚刚不知道来人是谁,下意识就出手了?!迸费袅橄酒鹕?,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这么晚了,你怎么在屋檐上冥想,胆子还真是大?!蹦昊约衿鸩寤嵩谕叻炖锏恼壑?,“灵力汇入普通物件,稍有不慎,只会适得其反??赡闳捶趾敛徊?,完完全全让自己的灵力与普普通通的一张折纸融合起来,变成一个具有跟刀剑一样杀伤力的武器。不简单?!迸费袅橄读算?,这些都是从《渊海天道》上学的,原来《渊海天道》里不只有初级者学的,还有更深一层的,一直以为《渊海天道》只是一些修行者基本应该知道的。

        “也不是,就是看的书多了,学的就变多了?!迸费袅橄醋诺紫抡谑帐岸鞯募叶?,万花会的花车已经走完了,至少这边的是已经都走完了,至于远处的,花柳街可是很长的一条街,按花车的速度,没有个四五时辰是走不完一条街的?!澳悴幌不墩庑┗疃??”墨雨辉看到欧阳灵犀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在望了望远处的花车,“虽然对于这些活动多少有些了解,但亲身经历起来,还是有点难以接受?!迸费袅橄行┎缓靡馑嫉哪恿四恿臣?,“噗?!蹦昊匀滩蛔⌒α顺隼?,“这有什么好笑的吗?”欧阳灵犀问出来都有些底气不足,正常男儿都会像舞殇一样目不转晴的听着看,或是参与其中,可唤作自己这里,便只有不自在和不想靠近,有时候真的怀疑,自己正常吗?“没什么,就是在如今这个花花绿绿的世界里,居然还可以有那这样干干净净的男子,让我不知道该是喜还是悲?!?

        欧阳灵犀自知自己对于这些确实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是,这个世界上,多多少少也有跟他一样的吧,不问风流,一心只为修行的,比如,他的师兄。想到那个带他长大的师兄,欧阳灵犀顿时感到一种别样的情绪,说不上难过,但也不是欣喜?!氨?,我没有别的意思。如今世道风流,也总是会有那么几个不寻常出来,这才能使得世道趋于平衡?!迸费袅橄胶偷牡懔说阃?,只是不感兴趣而已,并不是不正常。墨雨辉有些欣赏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子,说不上好看但也不是那种难看的,风度翩翩,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一股冷漠,但却又不是完全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那种,墨雨辉不知道,此时此刻的她,在用一双多么炽烈的目光看着欧阳灵犀的背影。

        舞殇游荡在街上,百无聊赖往客栈的方向走,顿时被三个打扮诡异的人吸引住。只见那三个人穿着一身东湘警司的衣服,贼眉鼠眼的交谈着什么,在舞殇正对面的巷子里。其中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忽然回头,舞殇急忙缩到一旁的柱子后面。良久,舞殇看到那三人悄悄地走了过来,立感不妙,忙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倒头装睡。三人走来,其中一人看见了谁在一旁的舞殇,“这怎么有人,万花会还没有结束,所有的人不是都跟着花车去了主街了吗?”另一个带着红色帽子的人看了看舞殇,“八成是喝酒醉了,这一片我们是有下过命令的,花车一过,人必须尽数离去?!痹磐枳油返娜俗呓栝?,低头闻了闻舞殇身上的味道,“是有一股酒味,看来是喝醉了,计划继续,一个醉汉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影响,关键时候,说不定还有用?!痹磐枳油返娜艘涣骋跎目醋盼栝?,随即带着另外两个人离去。

        舞殇战战兢兢的坐起来,这三个人穿着东湘警司的衣服,却又带着面罩,不会是要去做什么,然后嫁祸给东湘吧。希望是我想错了,舞殇怕了拍身上的肩膀,万一人家是有什么秘密任务呢?虽然有着莫大的好奇心,但是转念一想,舞殇便果断离开。此次只是途径此地而已,还有要事在身,不能招惹是非。舞殇捡起一旁的牙签筒,倒出几根牙签,一边剔着牙一边往客栈走去。

        巫怜园,礼堂内。墨子羽的皮肤开始泛红,只是她使用灵力在体内施展灵术的结果,因为没有办法感知到体内的情况,所以,就导致灵力的消耗和使用上出现很大的偏差,林幽兰看着墨子羽周身的灵力,还真是对你刮目相看,居然会直接使用灵术,在完全失去五感的情况下,还真是不怕死啊。算了,我还是帮你一回吧,鲛人锁还需要你来帮忙呢。林幽兰双手并用施展,中指和拇指相贴,其余三指微微弯曲,双手保持这个手势,在胸前交叠,林幽兰默念着咒语,接着,左手向着前方伸去,转而变成手心向上,作出抬起的手势。顿时,墨子羽身下出现一个法阵,而她的身体也悬浮起来,周身都是林幽兰的灵蝶环绕着。

        墨子羽感到身体渐渐有了温度,不再是那种忽冷忽热的,而是那种正常的人体温度。接着,她似乎听到了一些琐碎的断断续续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念叨着什么。过了一会,墨子羽开始可以与神学界联通,她急切的进入神学界,开始施展全身的灵力。林幽兰左手手心向下,作了一个放下的手势,墨子羽便缓缓地落回地面上躺着。林幽兰用灵息探了探墨子羽的身体情况,恢复的还挺快的,接着,便走到七十二重镇灵锁的中心,继续打坐冥想起来。

        墨子羽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其中一个镇灵锁,墨子羽迅速坐起,看了看周围,“这里是礼堂?!蹦佑鹫酒鹕?,却因为四肢无力又马上跌落在地上,看来是沉睡的太久了,四肢都有些木了。墨子羽轻轻运了一下灵力,让四肢开始慢慢放松,恢复知觉。

        好不容易四肢恢复了知觉,墨子羽站起身走到礼堂的中间,便看到林幽兰在中心打坐??蠢词堑敝骶攘宋?。墨子羽揉了揉肩膀,慢慢的走出礼堂?!敖裉焓堑诩柑炝??欧阳灵犀他们不知道怎么样了?!蹦佑鹂醋怕旆毙?,就地坐下,抬头看着夜空里的繁星点点,“今天的夜色真好,辉,你那边呢?”一想到墨雨辉,墨子羽就放松了下来,从小到大,墨雨辉就想她的亲姐姐一样在照顾她,虽然本家与旁支有别,但是,对于墨子羽而言,是不是本家,和是不是旁支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墨雨辉是她的姐姐,是她的亲人,真正的亲人。

        很多人都羡慕大家族出生的人,可是谁又知道,大家族出生的孩子,一点也不幸福,甚至还很羡慕那些普通家族出生的孩子。从小便背负着本家的名誉与荣誉,很多同年龄孩子都会去做的事情,墨子羽从来没有去做过。她没有与同龄人玩过毽子,没有编过花绳,没跳过皮筋。墨雨辉来到家里的时候,墨子羽六岁,墨雨辉比墨子羽大一岁,所以,墨子羽小的时候都是叫墨雨辉姐姐。后来结成姐妹,就用小名互称。

        想着想着,墨子羽渐渐睡着了。夜空中一颗红色的流星划过,留下一长条白色的痕迹在空中。林幽兰突然睁开双眼,刚刚那是,红鸾星?!怎么会提前这么多天?

河北20选5奖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