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20选5奖金多少 - 修真小說 - 洪荒圣紀在線閱讀 - 17:天子之意與閨名趙璃(求推薦票啦)

河北20选5走势图今天:17:天子之意與閨名趙璃(求推薦票啦)

書迷正在閱讀:飛劍問道、元尊、我是至尊、龍王傳說、一念永恒、圣墟、修真聊天群、超級神基因、我真是大明星、漢鄉、劍來、圣武星辰
        在宴會之上,

        “我醉了嗎?”葉天不知什么時候才發現眼前一片無聲,甚至歌姬們早已停止了表演,那也是恰逢下一曲舞蹈之時,可現在所有人都望向了葉天的位置。

        于葉天的自問之中,是感知到自己意志與神識的格外清晰,即使是帶著一點的酒暈,但完全不算醉了吧?

        不過這個變動也讓他腦子飛快地運轉起來,

        冷場片刻后,聽得趙震對著他那位大將軍老爹說笑道:“呦,不想是葉兄的某位公子,竟然還看上了小女啊?!?

        “嗯?”葉桓的目光沒有波動地又投向了葉天,可見他的指尖不著痕跡地勾動了幾下,有莫名的法則波動產生,冥冥之中他明了著一切!

        那是自己妾室柳氏的長子,是她心思讓這位兒子今晚尋機看上一位心上人,而同時葉桓也明白了有葉天身邊那位次子的得力助攻。

        呵~

        葉桓微微搖了搖頭,

        倒是沒有多少責怪,不過是一個喝醉了酒就口放狂言的小子罷了,聽他回言道:“趙兄,此事僅是那犬子的酒醉之言,還望你不要見怪?!?

        葉桓不僅沒有發火,而且還為葉天道了一聲歉!

        倒是他身邊的那位正室陳夫人略有探究地看向了葉天,可在大庭廣眾下并沒有讓她開口的余地,而她也不會就無腦地耍一些小手段對付這些庶子。

        “當然,葉兄?!閉哉鷥懦ば?,語氣間也帶了笑意,顯然并沒有當真,可卻不忘調儻道:“我那女兒可是高傲得緊,若是想要娶她,在這修為上可不能落后分毫,甚至還得擁有不低的尊位?!?

        趙震這個老狐貍在掐算之間,

        也是通過望氣術,而且還悄悄引動了那神秘的命運長河來了解到葉天往日的一些“底子”以及今日緣由,可惜他與自己女兒在修為上還真就差遠了!

        “哈哈,兩位愛卿,依朕看來,倒是不可看輕了少年意氣,這男兒縱橫世間有點理想總歸是好的?!蔽合矍崆嵋恍?,打入了話題,他倒是沒想挑撥兩位心腹朝臣之間的內戰,“丞相,不知令愛的閨名是?”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之間與列位朝臣們以往的爭斗更像是在玩一盤棋局,并非生死對戰。

        假若不容水火了,反倒才是更大的問題,代表著帝國的極度不穩定,要知道帝國不僅有周邊列強,而且世間修行教派亦是尾大不掉,他們三位現今可更像一個利益整體!

        “回陛下,小女趙璃,年芳十七?!閉哉鶚賈沾判σ獠⒊鲅曰卮鵒四俏惶熳?,而女子的成年禮一般為十八歲,但所謂的成年禮不過是一個定義標準罷了,其實是沒有太過強制。

        “十七啊,那也不早了?!蔽合劭聰蛄四俏徽粵?,當真是人間絕色,那美若天仙的姿態,乃至讓他也隱隱心動著,不過修行者素來自我控制力極為強大,“其實朕覺得若是兩位愛卿可以趁著今夜促成一樁姻緣,倒是一段佳話?!?

        時值壽辰,天子大悅。

        可見他們幾位又說道幾句后,

        “我說那葉家小子,你是叫葉天?”魏羨終于看向了葉天,聽他語氣極為和藹地說道,好像是葉天的一位長輩一般。

        “哥!”葉遠悄悄地推了一下自己身邊接近走神的兄長,并示意向高臺方向主位,其實現在的葉遠自身早已嚇得低頭不敢亂動,幸好清楚自家大哥頂多是被當成了發酒瘋......

        對!這是天子的壽辰,肯定是不可能產生血光,并且父親總不至于一言不合就把自己老哥給當眾干掉吧?

        唉,作為老弟的我還是心累~

        “嗯?”葉天回過神來,加上剛才聽到的聲音,當下明白那位天子在喊著自己,而他卻是沒有絲毫畏懼。

        趙璃么?名字倒是如她人一般的美!

        “嗒、嗒......”

        隨著有點酒醉下的沉重腳步聲,葉天直接踩著木板臺子離開了座位,并站在了宴會臺的紅布毯過道上,既是天子問話,容不得他坐于原位。

        緊跟著,

        葉天執了一個禮且出言說道:“是的,葉家葉天,見過陛下!祝陛下圣壽無疆!”

        雖然面對天子,但不僅修行中人,論王孫貴族、士族公卿,甚至是平民們皆沒有行跪拜之禮的習慣。

        那些跪拜之禮在這個世界只有面對長輩之時,或者處于極端狀態下的罪人才會行使!

        “呵呵,葉天,如你剛才所言,可是出自真心?”魏羨抬手示意葉天平身,同時笑容一直沒有斷絕,在見葉天點頭,聽他緊接著打趣道:“哦?那你可知剛才丞相所言,若要娶他的寶貝女兒,至少你的修為與身份可不能落后于她?”

        不知為何?或者是帝王風范,那位天子在葉天面前所展現的是一位仁愛之君的氣度,讓他無法產生一點敵意。

        而聽了這話,

        葉天的視線往那位極美的女孩望去,當她發現了所看向她的目光時倒是沒有如一般大小姐一般顯得羞澀,反是露出一抹微笑,并且她眸光中仿佛還有著看透一切的意味在往回打量葉天。

        可葉天看了一眼,也沒有仔細欣賞就收回了視線,見他再度轉身恭敬地望向天子,完全沒有顯得一臉醉態。

        哼,丞相之女么?

        那我還是大將軍之子呢,至于她嫌棄我的修為不夠?或者自身位價不夠?!

        葉天第一時間并非魯莽生氣,反是覺得如果把握得好,那么今晚就是自己的機會來臨了!

        他察覺到天子來了興致,

        自己還差擁有足夠身份與實力,才可以去與那位丞相聯姻并娶她?!那你們總得給個機會吧……

        而又該怎么讓天子給自己表現的舞臺,嗯,就當是迎娶她的機會吧,同時自己的父親還無法拒絕呢?

        細想之下,

        或許那番配不上話語不是由那位女孩親自說的,主要是她丞相父親的想法,算落了自己與葉天父親的面子,但天子愿意高看這一把,面對天降機緣,無疑是......

        “陛下,葉天覺得自己天賦并不差她分毫,只是一直苦于無法展現出來!”葉天慳鏘有力地說著,并且毫不退縮地迎接所有人的目光,有什么本事?先吹,牛吹出去再說!“而且葉天自詡也是將門之后,假以時日必當不遜于人!”

        “哦?是嗎?”魏羨好似明白了葉天的小心思,話頭上用著難以揣測的語氣打趣道。

        從他的眼光中,葉天感覺看到了很多,但葉天沒有一點躲閃!

        他不怕,男兒坦蕩蕩,世間功名利祿又如何不可以走上一遭?完全不必虛偽與退避!

        又瞥了一眼自己的父親,葉天還真想讓自己與母親,以及妻兒坐到屬于他的位置。

        ......

        與此同時,

        幾乎大殿的四處皆是輕笑聲響起,有不少修為高深的還偷偷掐算起來,他們明白了這個小子想借著這個話題來討要著“差事”,甚至知道葉天是奉承著母親之命來挑選妻子的!

        只是目光委實有點高了,而且那位大將軍的一個不起眼兒子,還有對權利的“野心”?這樣表現得可就有點蠢!

        對此,

        不提單手捂著臉實在無語的葉遠,葉天巋然不動,極是認真、且意氣風發地說道:“是的,陛下!我相信不用三年,我的修為必定不下于她,而若是有一個更好的舞臺,相信我一樣可以名震天下!”

        這就是少年的夢想,猶如前世的古代王朝,有哪個男兒不想“封狼居胥、勒石燕然”,去學那衛霍之功?

        眼前的葉天就昂著身子,平靜地站在宴會中央,實在像極了一位只愿保家衛國,力圖名留青史的好男兒!

        ......

河北20选5奖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