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20选5奖金多少 - 科幻小說 - 廢土崛起在線閱讀 - 第1604章 裝甲車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第1604章 裝甲車

        在俄羅斯的烏里揚諾夫斯克待了一年多,‘東航維修’的老范總算回國了。他不但為公司倒騰回了上千架‘安-2’,還用‘至尊丸’一展雄風徹底把毛妹莎涅娃給勾搭回來,兩人正式結婚了。

        在別人看來,老范出一趟國算是煥發了第二春。他新娶的俄國老婆漂亮的不像話,而且還非常賢惠。

        至于有人調侃的提醒毛妹‘保質期’斷的問題,老范直接一句話懟回去:有錢就能保養的好,沒錢都要變豆腐渣。

        是啊,老范有錢了。

        出國前老范還是個只有點航空維修手藝的普通技工,回國后他們夫妻倆因為工作出色而被‘廢土貿易’直接獎勵了五百萬——電動型改裝的‘安-2’非常出色,用來在廢土進行短途貨運實在太優秀了。

        老范根本不知道自己兩口子搞定的電動‘安-2’已經成了極光軍團的戰場出租車。尤其是在占領墨西哥后,軍團迫切需要一款能快速把兵力和物資進行調動的運輸機,專門用于低烈度作戰。

        ‘安-2’的產量很大,退役的也極多。周青峰從俄羅斯弄回來三千多架進行改裝,卻只能勉強應對廢土墨西哥廣闊的地域。

        而這次老范從俄羅斯回來,可不是‘安-2’改裝任務完成,而是他升官成了一個新改裝項目的負責人。

        除了輕型運輸機,極光軍團還需要大量的地面輕裝甲車輛。繁雜的治安作戰不需要對付多強的敵人,麻煩的是為了恢復廢土墨西哥的秩序就要面對大量到處流竄的土匪。

        除了極光軍團,在廢土非洲的中國勢力也面對大量低烈度作戰的需求。敵人不強,就是數量特別多,而且喜歡到處亂跑。

        有‘非洲憲兵’之稱的法國人裝備了很多輕裝甲車輛,就是專門對付非洲此起彼伏的各種叛亂和沖突。當極光軍團也面對同樣問題時,卻發現兔子家沒有相應的裝備給周青峰。

        新設計制造當然可以,但價格不便宜。于是周青峰干脆繼續向熊大尋求毛熊遺產,撿破爛撿到國外去了——當年毛熊可是拼了命的生產了難以記數的裝甲車輛,現在這些裝備大多退役了。

        當年考慮要打三戰,兔子全國動員生產裝備,結果就盡是些手榴彈火箭筒之類不入流的東西。真正的工業國根本不屑于玩這些,當年毛熊為打仗生產的東西才叫一個多呢。

        我們折騰個‘五九’坦克生產一萬掛零就覺著很辛苦了。毛熊的T-54/55系列輕輕松松折騰了幾萬輛,這還僅僅是一個型號。后來的T-62,T-64,T-72同樣巨多。

        對了,有幾個人知道毛熊除了主戰坦克,戰后還生產過IS-4,-7,T-10之類的重型坦克?那也是隨隨便便幾千輛的。當年兔子生怕毛熊的裝甲洪流從北方打過來,那種寢食難安的感覺不是開玩笑的。

        坦克太重,用起來不方便。周青峰有自家的‘五九’就足夠了,他就缺裝甲車。而毛熊呢,BMP系列履帶裝甲車,BTR系列輪式裝甲車。當年生產了巨多,這些裝備現在不知道丟在那個犄角旮旯落灰。

        廢土貿易作為民間公司,以進口廢舊鋼鐵的名義從熊大家購買大批退役裝甲車,總數量都在五千以上。老范這次回國就是為了改裝這批狀態不怎么好的裝甲車,和他同行的還有一名來歷不明的俄羅斯人。

        當首批三百輛BTR60輪式裝甲車經過東北的邊境關口進入兔子境內時,老范沖著鐵路拖車上的蓋著油布的裝甲車還挺感慨的,“俄羅斯其實還是挺強大的,隨隨便便就能弄出這么多裝備來?!?

        同行的俄羅斯人身份挺神秘的,一路上沉默寡言不怎么言語。他在交付這批裝備時聽到了老范的感慨,忍不住說道:“當年如果蘇維埃能把用于軍事工業的資源放在民用領域,我們也不至于要崩潰?!?

        這話說得太凄苦了點,老范都忍不住要為俄羅斯抱一聲屈,“你們最近不是挺好的么?經濟和軍事力量開始恢復了?!?

        “哈哈……?!蓖械畝礪匏谷爍尚α繳?,“如果吹牛要上稅,俄羅斯政府絕對會破產。那些官僚就知道弄些PPT糊弄人,實際上他們也只有這個本事了?!?

        這……,這話沒法接茬啊。

        老范被堵得說不出話來,偏偏那個俄羅斯人繼續說道:“你們種花家有錢了,我們變窮了。你們最近都在笑話我們,說……。

        熊大:我要研究隱形戰機。

        兔子:你沒錢。

        熊大:我要研究隱形轟炸機。

        兔子:你沒錢。

        熊大:我要造暴風雪級航母。

        兔子:你沒錢。

        熊大:我要研發新的驅逐艦。

        兔子:你沒錢。

        熊大:能不能不提錢?這太打擊人了。

        兔子:你的電子工業爛到渣,你的造船工業有一半在烏克蘭,你的技術專家被中美歐挖走了,剩下的也長期得不到經費練手。你三十年沒造過大型軍艦了,你出售武器的市場越來越小,你……。

        熊大:停,我們再來談談錢的事?!?

        同行的俄羅斯人說完笑話自己哈哈哈的樂個不停。老范聽他笑聲中滿滿的凄苦和悲涼,自嘲中掩飾不住的絕望和不甘。

        “別擔心,你們會度過當前的難關的。當年我們比你們還苦,一樣熬過來了?!崩戲噸荒苡謎餼浠襖窗參?。

        可那名俄羅斯人卻脖子一扭,帶著一股恨意反問道:“你得先去問問你們的長老們,他們會不會給我們這個機會?我覺著他們很樂意看到我們繼續爛下去?!?

        這……。

        俄羅斯人交付完這批裝甲車就走了。整個過程中,老范連他的身份和姓名都不知道。兩人的對話也少的可憐,只是老范對這人的印象卻極其深刻。

        三百輛BTR裝甲車繼續用鐵路運到東北的一個車輛機械廠,老范作為‘廢土貿易’的代表監督這批車輛的改裝。這批車狀態很一般,大部分需要換輪胎,少部分甚至需要換發動機以及修理懸掛。

        老舊的火控系統要徹底拆掉,換上兔子的一批出口型簡易火控裝置。這樣的改造非常便宜,據說不到新車五分之一的價錢。

        由于這些車實在破舊,看著不像是什么特別保密的任務。改裝過程中就有不少人來問老范這些裝甲車是怎么弄來的?又是賣給誰?

        當廢鐵買來的,改裝賣給非洲的小國。

        每次老范調侃般說出這個公式化的答案,他心里總是想起那個交貨時癲狂大笑的俄羅斯人。一筆不起眼的武器交易背后折射太多太多的心酸了。

        “唉,我們要繼續努力??!千萬不能混成熊大現在這個樣子。這個世界真正能掌握自己命運的國家真是太少了?!?br />
河北20选5奖金多少